华为的屈原——李洪元的坎坷命途是谁造成的?

作者: 连广宇 日期: 2019-12-03 来源: 旗帜时评

  洪元一生唯谨慎,正非大事犯糊涂。

  虽然蒙受了不小的冤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是李洪元依然游刃有余地解决了飞来的横祸。这种否极泰来的阶段性结局,主要是因为他的谨慎,异乎寻常的谨慎。

  至于任正非,大概还没整理好措辞,舆情爆发至今还没个软话。不过删帖工作却搞得风生水起,毫无意外地引起了二次众怒。

一、李洪元决心举报歪风

  李洪元,2005年10月从浙江巨化集团离职,加入华为杭州,担任企业安全与存储产品线的研发,后来被调去呼和浩特和印度新德里做过市场和销售,还在网络能源产品线下面的营销工程部做过秘书。他在华为的最后一个部门是太阳能逆变器业务部(深圳),这个部门是相对公司主流程独立运营的。李洪元带领一个九人的小团队,负责业务流程梳理。

  “我当时所在的逆变器业务,是一个通过政府补贴而存在的行业。销售毛利低,想要赚钱只能把规模做大。部门业务造假很早就开始了,公司大量资金被占用,仓储、存货方面都承担着巨额损失。出于我对华为的感情来说,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这股歪风给遏制住,所以我就在2016年11月举报了。”

  ——《界面新闻对话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

  面对歪风邪气,不愿同流合污。壮哉!虽然略有些自作多情的意味,毕竟这华为既不是国营企业又不是人民公社,李先生在其中不是主人翁而是打工仔,但是涉及到私企前途命运和政府补贴问题就要紧了,该先生又是感情真挚的老员工,拼了老命做一回贾府的焦大,也是合情的。

  2016年11月21日晚间10点24分,李洪元向公司发送了举报邮件。

  “举报之后我就明显感觉到主管开始针对我,比如他不批我的出差,又比如我手下的人离职,我要补人,但他也不允许把我看中的人调进来。”

  “随后,我察觉到我在工作中可能受到打击报复。2017年7月,我被彻底边缘化。”

  举报人信息大概率被出卖,不仅官场如此,商场也是如此。李洪元的举报信若是石沉大海也就罢了,虽然没有解决问题,但起码自己没被解决。可是上层的内鬼出卖了他,导致他陷入了明枪暗箭之中。

  李洪元顿成惊弓之鸟,他没有打倒歪风邪气,而几乎被歪风邪气打倒。他身处挚爱的华为之中,却更像进了敌国,惊慌失措取代了嫉恶如仇,瞻念前途不寒而栗,却仍不甘退走,只好先图自保。

  “后来,我就随身带着录音笔,这个习惯挽救了我。”

  ——《极昼工作室和李洪元的对话》

  这真的是个催人泪下的黑色幽默。在闻名遐迩的华为旗下,敢于举报歪风邪气的员工,竟然四面楚歌,不得不随身携带录音笔保护自己,而且之后的遭遇还雄辩地证明:这个习惯绝不是杞人忧天!录音笔君,简直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二、举报人被杀鸡儆猴

  2018年1月31日,李洪元被劝退离职。

  2018年2月2日,华为人力资源委员会发布了《对逆变器业务部业务违规责任人的问责决定》。

  这相当可笑,举报人被“劝退离职”,被举报人只是“被问责”,而且时间上还是举报人吃亏,拖了一年多,最后还是举报人先走,没有给举报人一种“得胜”的感觉。保护举报人的工作如此失败,谁还敢争相效仿?或许,李洪元就是被“杀鸡儆猴”了。借问举报何下场,华为遥指李洪元!那十九万员工,还不噤若寒蝉?

  当然,表面上李洪元的“被离职”也是说得过去的。他在华为十几年了,还是个42岁的老员工,按照“中年危机”理论,此时离职是正常现象。如果大家好合好散,对李洪元未尝不是一件幸事。他本来就有创业的想法。

  但是,他仿佛是把人家得罪狠了,整个2018年都不得消停。

  界面新闻:赔偿具体是怎么谈的?

  李洪元:是在2018年1月31号,网络能源产品线的HR的何某来跟我谈,给出的方案是N+1(含年终奖),我不认同这个方案,提出了2N,最后他们很爽快地答应了,双方签署了离职协议。谈判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中途有说有笑,我没有任何敲诈勒索的言辞,也没有提到之前举报的事情。

  界面新闻:最终你收到了多少赔偿?

  李洪元:2018年3月8日,我来深圳签了确认书,当天下午收到由何某秘书周某私人账户转来的大概30万元。我疑惑过,为什么是私人账户,还曾打电话给60169(华为HR热线)询问原因,但对方说这是我们部门的事情,不归他们管。后来,我还向税务部门反映过这笔款项没交税的问题,税务部门通知公司补缴税款。

  界面新闻:私人账户转账是否合理?目的是什么?

  李洪元: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不下5位华为同事的离职赔偿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得到的,我认为这是华为一种变通的处理方法。

  界面新闻:这个赔偿与你们之前协商的数字符合吗?

  李洪元:相符。但当时答应我的年终奖没给,所以我在11月7日那天起诉了华为,我想拿回我的年终奖,总共20余万。对于这件事,华为向法院拿出的一份2018年1月22日的部门考评会议纪要,纪要上说我的绩效不好。华为称,这是不给我年终奖的原因。但这份会议纪要有诸多疑点。

  界面新闻:你因为年终奖这件事起诉华为,是你被抓的导火索吗?

  李洪元:不清楚,但我在12月16号这天被抓了。

  ——《界面新闻对话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

  李洪元顺利地拿到了离职赔偿,但是一贯的谨慎使他并没有放松警惕。他询问过华为热线为什么是私人账户汇来的,而且还主动地向税务部门反映这笔款项没有交税。这就看出何某不厚道了,既然扣了税款,干嘛不主动交呢?难道要等将来给李洪元安一个“偷税”的罪名?

  至于“年终奖”问题,既然谈妥了,还是在有说有笑的欢快气氛下谈妥的,那为什么华为后来翻脸不认账呢?交涉八个月无果,李洪元终于在2018年11月7日起诉了华为。这怪谁呢?

三、“诬告”功夫相当了得,备份录音力挽狂澜

  2018年12月16日一早,我一个人在家,警察上门把我的电脑、手机收走,问及犯罪事实,他们说是“涉嫌职务侵占”。进派出所后,被告知,罪名变更为“涉嫌侵犯商业秘密”。

  2019年1月22日,我收到了逮捕证,罪名是“涉嫌敲诈勒索”。直到4月份,检察官跟我说,公司举报我敲诈勒索30万。

  ——《极昼工作室和李洪元的对话》

  飞来横祸,而且不知所云,直到2019年4月,检察官才肯说个准话儿。不过要说李洪元在四个月里都是一头雾水,那也不至于。毕竟,所谓“职务侵占”、“侵犯商业秘密”只能是与华为有关,况且他在2018年11月起诉了华为,根本就不用作第二者想。

  但是,罪名为什么来回换呢?因为华为举报来回变,警方也被耍得团团转。

  华为为了报复李洪元,先诬陷他“职务侵占”,但是华为和警方围着李洪元的电脑、手机研究了一段时间,发现没有什么蛛丝马迹,于是改口“侵犯商业机密”。

  “侵犯商业机密”这个事,可大可小,可松可紧,可宽可严,几乎是个“万金油罪名”,华为觉得李洪元跑不掉了。但是围着李洪元的电脑、手机又研究了一个月,还是没有找到“侵犯商业机密”的痕迹。这个可恶的李洪元,真不愧是华为的屈原啊,竟然查不到黑点?

  只是在黔驴技穷之际,华为的高参才灵光一闪,想起了“私人账户事件”,而且咬定李洪元“敲诈勒索”。

  毒!

  为什么毒呢?因为李洪元的电脑手机早已被“缴获”,里面的所有内容都被警方、华为所掌握,李洪元所殷切期盼的2018年1月31日“2小时12分24秒”的救命录音很可能已经被华为知晓,你的王牌被对手打掉了。

  诸葛一生唯谨慎,洪元也一生唯谨慎。小心驶得万年船,但是小心谨慎的程度人人都不一样,李洪元属于登峰造极一类的。只有少数人或早或晚知道2018年1月31日那么其乐融融的离职谈判中,李洪元做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录音!而且出乎所有人意料,李洪元竟然还有备份,当然不是在他家,而是在他的朋友的电脑里。

  “2019年4月16日,检察官第一次来找我,我才得知华为的HR何某说我敲诈勒索30万,这是我被抓的原因。第二天我见到我的律师,让她转告我的妻子去找录音,并在4月把录音交给了检察机关。”

  “我妻子在我朋友的电脑上找到了这段录音的备份,作为证据提交到了检察院。”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李洪元的妻子和朋友真的相当可贵。

  他的妻子去找过律师,那些律师很不给力。于是她就蹲在深圳第二看守所门口,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最终在那里找到了合格的代理律师。

  李洪元的朋友替他悉心保管备份,保留了这个唯一可以力挽狂澜的证据,使得李洪元免于更长久的牢狱之灾。从2018年1月31日,到2019年4月中下旬,这个朋友若是稍一疏忽,把这个备份弄飞了,那可如何是好?可见谨慎的李洪元,交的朋友也是很认真的。

  既然2019年4月李洪元就交出了强有力的备份,那为什么直到2019年8月23日才被释放呢?难道华为真的可以一手遮天?

  “其实在7月份的时候,何某就已经改口供了,他说我没有敲诈勒索。”

  ——《极昼工作室和李洪元的对话》

  这个何某简直就是华为内部的毒瘤,之前信誓旦旦地告李洪元“敲诈勒索”,还纠集了“三个人证一个物证”,到了2019年7月突然撤诉了,还信誓旦旦地说李洪元没有敲诈勒索。他这不是诬告吗?谁给他的胆子去搞的假人证、假物证啊!李洪元在牢里呆了251天,你一句“误会”就过去了吗?

  显而易见,在2019年4月中下旬,李洪元的备份横空出世扭转乾坤后,华为仍然不甘心失败,又花了几个月时间去钻研李洪元的其他问题。可钻研来钻研去,始终没有钻研出一个得体的罪名,那可不气死人了么。

  江湖险恶,多留备份。

四、舆情汹涌,换不来一杯咖啡的时间

  出狱后,李洪元直到现在还没有再次起诉华为,不知后续还诉不诉。不过在11月27日拿到了国家赔偿10万元,这冤枉号子总算是没有白坐。可是,他的家庭经此变故,也受伤不小。

  11月28日,有自媒体曝光了一份《刑事赔偿决定书》,将华为与李洪元的恩怨展现在了公众面前。一时间,天下震动,许多物伤其类的工薪阶层义愤填膺,纷纷发文跟帖,对李洪元表示同情和支持。

  华为则不甘示弱,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删帖工作,251大部分被404了。但是网上的怒火仍然方兴未艾,对华为的质疑越来越多。

  11月30日,李洪元在华为心声社区上发了一个帖子,名为《李洪元给任总的一封公开信》。其中写道:“因为我相信,要坚持真实,华为才能更充实。至于讲真话后,我就被诬陷敲诈勒索罪,导致无辜入狱,爷爷受到惊吓不幸离世,孩子的心灵也蒙受阴影,我期望事后能占用您一个喝咖啡的时间,单独谈谈。”

  这个华为的屈原遭遇了那么大的冤屈、闹出了这个大的动静,其诉求只是“占用一个喝咖啡的时间”。都已经被扫地出门了,却还对华为公司藕断丝连念念不忘,这种好员工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可惜华为没福。华为的福难道是何某一类的人士吗?

  任正非先生算不上老迈,跟李洪元爷爷相比算是年轻人了,华为迫害员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任老板也该步伐矫健地出来说几句公道话,起码不该在幕后部署删帖作战。

  吕端大事不糊涂,正非大事犯糊涂。为什么这么说?办企业,最重要的是用人,要尽力做到举直错诸枉,万万不可举枉错诸直。但是从“李洪元冤案”看来,华为相当程度上是举枉错诸直了,奸佞小人压得正直员工几乎翻不得身!若不是这个正直员工的脑子相当好使、朋友相当可靠,他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余生了。

  如果说亲贤远佞要求太高的话,那么知错道歉不算难啊,任正非的回应竟还要集思广益、多番改稿吗!为什么不及时面对舆论呢?

  李洪元给任正非的公开信,第一段相当有料,特抄录如下:

  “您好!我是前网络能源逆变器员工——李洪元。也许你不记得我是谁了,早就忘记了两年前在会议室门口堵您的那个胖子了。当时您让我去找吕克总,或者陶景文总反映问题。我说了一句:如果当初范睢,是通过魏冉向秦昭襄王进言会可能吗?您沉思了几秒钟,说:对的……但还是去找吕克,或者是陶景文吧。”

  李洪元开门见山,指出任正非并不是蒙在鼓里,而是不愿面对问题,碰到问题只想绕道而行或者踢皮球。而且皮球还踢得相当差劲,是要举报人去向被举报人反映被举报人的问题。这岂不是糊涂吗!

  “拿到国家赔偿后,我挺开心的,就把这份决定书发到了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里,期望有人能帮忙发到华为心声内网,以恢复名誉。结果不知道是谁发到外面去了,我自己也非常着急。”

  ——《界面新闻对话华为被拘251天前员工》

  这个屈原还盼着华为给他“恢复名誉”,却不知给他恢复了名誉,华为领导们的脸往哪里搁?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有一个“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存在,这才是打脸任正非最狠的地方。

  华为这么好的企业,中国能有几个?网上舆论沸腾,我想多数也是恨铁不成钢、恨华为不辨忠奸之类。然而,大好华为,归根到底还是任老板的私人企业,任老板不喜欢屈原,旁人有什么办法?

  当主流媒体给华为贴上五光十色的光鲜靓丽的标签,甚至还把华为打造成“民族主义”领头羊的时候,我们要摸摸自己的前胸,问一问自己“李洪元事件”和“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是谁造成的!

  李洪元大概是《大秦帝国》看多了,除了举报歪风,他还心血来潮要在华为变法。可惜呢,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他之前不会想到自己的悲壮程度,只是在最近写公开信的时候吹了一把牛:

  “范睢当年如果通过魏冉给秦昭襄王提改革建议,自然是身首异处。当然就是我如今这个下场,公司还能继续出范雎吗?如果我这个事情发生在那个时代,我想我一定会是身首异处的……”

  他没有身首异处,但他是靠自己神奇的自救,才转危为安的。当然,他的愿望“公司继续出范雎”根本无法实现,因为第一个范雎的遭遇实在令人心寒齿冷。

  不信,让任老板喊一声“赳赳华为,共赴国难”,看一看华为的员工能不能涌现出商鞅、张仪、范雎气质的变革者,引领华为突出重围……

  如果任老板不好意思道歉,那就先解决“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的权益问题吧。

「 支持红色网站!」

澳门皇冠官方网站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澳门皇冠官方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皇冠澳门线上下注,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