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祛魅”:币圈退散,正规军入场

作者: 张吉龙 日期: 2019-11-09 来源: 全天候科技

 

  摘要:监管层表态带动区块链迅速回暖,短暂的狂欢过后,币圈逐渐认识到,他们并非这场革命的主角。而真正的区块链技术革命还未到来。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安心

  “我正在招合伙人,兄弟要不要一起来做区块链?”手机上的微信叮的响了一声,这是收到新消息的信号,媒体人李木木打开一看,是朋友阳朔发来的消息。虽然几个月没联系,但他也从朋友圈得知这位朋友在忙着做一个区块链媒体。

  对李木木的而言,过去一周的经历简直不可思议——一夜之间仿佛所有的媒体都开始做区块链了,招人成了他们最迫切的需求,像他这样过去对区块链有所了解的媒体人成了香饽饽。

  几天时间他已经收到了好几份邀请,除了阳朔这样发微信邀请的,还有人直接打电话过来邀请他。他清楚地记得,一家地方性的国有媒体给他开出的条件是让他做区块链频道负责人,到岗时间“越快越好”。

  区块链媒体重新活跃起来只是区块链概念升温的一个缩影。自10月25日媒体报道了最高层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集体学习,并作出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的指示之后,经过周末两天的发酵,区块链相关的行业水温接近沸腾。

  最先升温的是虚拟货币。以比特币为例,在利好消息发布后的24小时内,币价暴涨30%,从7000美元直线拉升,突破10000美元大关;百度指数显示,在10月26日至11月1日, “区块链”为关键词的搜索指数整体同比增长1556%,在移动端的搜索量更是同比增长了接近2000%;10月28日,A股出现百支区块链概念股涨停盛况,有人笑称,当天没有上涨的股票则不得不面对投资者的“灵魂拷问”:你是不是区块链?你做不做区块链?你们之前干嘛去了?

  毋庸置疑,政策的指挥棒对于一个行业或者产业的发展起到了立竿见影的带动效果。但对于区块链行业来说,故事不是只有一面。

  在狂欢逐渐平息的时候,有些问题已经开始被探讨:市面上的虚拟货币还能存在多久,区块链技术真的能够像乐观的预言家说的那样改变所有行业?哪些行业更需要区块链?

   一夜回暖

  李木木并非唯一收到阳朔微信的人,实际上这一段时间,阳朔给很朋友都发出了类似的邀请,一旦有人表示正在看机会,他就赶紧催促对方发简历。

  “必须要抢先机”,阳朔说,对于已经从媒体人转型成为创业者的他来说,人才、资本、用户数量、关注度都是珍贵而有限的资源。

  两年前,阳朔从供职的一家传统媒体离开,从一个调查记者变成区块链领域的创业者。推动他转型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职业生涯陷入瓶颈,疲惫感越来越强。

  一个偶然的契机,他开始接触到区块链行业并采访了多位区块链行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并很快被区块链所吸引。之后他将自己在股市的资金全部撤出,买入了比特币,并获得了两位数倍数的回报。

  某一天,一位行业人士邀请他一起做一家区块链媒体。媒体人出身的阳朔理所当然地负责起了内容的工作,凭借多对新闻的敏锐嗅觉,这家媒体很快做出了声色。

  不过,阳朔逐渐发现,区块链媒体被当成了炒币的工具,有段时间他自己专门研究了几个区块链项目的报告,发现了一个惊人现实——很多项目的开支中,有20%—30%花在了媒体宣传上,50%支付给上币的交易所,只有20%的开支真正用于做业务。

  “很多人问币圈的钱到哪去了?我觉得是被做市场的人、开会坐飞机的人、住酒店的人花掉了。”他说。

  在这种情况下,阳朔选择了离开,之后又加入到一家新的区块链自媒体。悲催的是,这次他依然没有好运气,2018年下半年,随着比特币价格一路走低,整个区块链媒体都进入寒冬,不少媒体面临倒闭,阳朔所在的媒体也遭遇资金断裂。

  又一次理想破灭的阳朔满怀失望和不解地在2019年春节前离开。由于之前已经有一些积蓄,他并不着急寻找新的工作,而是花了一段时间向资深人士讨教行业趋势。

  今年9月,感觉找到新方向的阳朔决心重回区块链媒体。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打算自己做创始人,获得掌控权,另外他希望自己的区块链媒体能够和币圈解绑,和技术型的产业巨头甚至政府走的更近。

  这一次,随着政策的突然出台,区块链的温度迅速回升,阳朔开始加快步伐,一边寻找合伙人的同时,他的另外一个工作重点是寻找投资人,并将目标锁定了传统VC机构。

  高层的明确发声,让蛰伏许久区块链行业从冬眠中惊醒。

  按照一位交易所人士的说法,在10月25日之前,区块链行业还“没什么行情”,业内最受人关注的是一条八卦——OKCoin创始人徐明星与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对骂,双方互相揭短以往的工作甚至涉及到了私生活。

  在八卦之外,行业缺少行情,交易所普遍冷清,“之前大家都做好了寒冬一战的准备”。

  时机的转换来的如此迅速,让他觉得快的有点不可思议。高层对于区块链的表态,如滚汤泼雪一般改变了行业的态势,八卦迅速被人们抛在脑后,在前所未有的利好面前,八卦的当事者们也无心再撕,而是一起投入到滚滚洪流中。徐明星在朋友圈兴奋地写道,“看以后谁还敢说区块链是骗局”。

  面对一片欢腾的景象,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称,10月25日是区块链圈子里的春节。不过真正把气氛从行业推向全民高潮的,还要归功于随后开动的“造富机器”。

  美东时间10月25日,在美国上市的迅雷股价呈现一道九十度垂直向上的走势图,从2.2美元狂飙107%至4.82亿美元。当日在加密货币市场,比特币、以太币、瑞波币、莱特币纷纷上涨5%到20%不等。

  股市和币市的上涨让一些人瞬间甚至被动地赚了大钱,更多的人则在懊恼。一位股民向朋友推荐的某只股票从15元涨到了25元,令他后悔的是,“自己却没上车”。

  币圈退散,正规军入场

  10月25日,一场币圈的颁奖盛典在上海外滩某奢华邮轮上举办,现场还邀请了美女表演助兴。对于入冬已久的币圈来说,这样的场景似乎有点陌生了。

  整个币圈都有点重新沸腾了。波场创始人孙宇晨在微博一度认为自己被平反了,他说,自己2013年开始推广区块链技术,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业者。“即便最困难,公司也就还剩一个月现金流就要倒闭的夜晚,我也没有动摇过。”

  大都会资本创始人BMAN也很快在公众号发文称,“今天是政策对区块链影响最深远的一天,区块链行业从业者开始直起腰杆了”。

  但币圈很快就意识到,区块链这波回暖过程中,他们不再是舞台上的主角。10月28日,人民日报发文称,区块链不等于比特币,“区块链技术创新不等于炒作虚拟货币,应防止那种利用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炒作空气币等行为。”很快,“剿匪论”在币圈内开始流传——“正规军进山,第一件事就是剿匪”。

  虚拟货币经历了头几天的狂涨,又逐渐回落了。比特币在短暂摸高至1万美元后,出现回调。一位分析师在社交媒体上发起的一项有关比特币价格预测的调查显示,60%的投资者持悲观态度。

  在投资圈,投资机构对于区块链的兴趣也在增加,但更多的聚焦于技术和产业上。

  时戳资本投资人章昱昕称,他们眼下正在关注区块链项目,“以前大家的投资更多的是和数字货币有关,而这次政策里没有提数字货币”,这意味着产业的热点从数字货币转移到产业应用上了。

  仅仅在10月28日这一天,区块链行业就宣布了5起融资事件。但大多数投资机构还没有动作。

  “不是说大家不着急,而是要看好方向。”章昱昕认为,目前对于大多数投资机构来说区块链热点出现之后大家都在补课。

  在这轮区块链竞赛中,地方政府逐渐成为一个重要的参与者。

  从公开信息看,多个地方政府都在积极寻求在电子政务领域和政府信息系统中应用区块链技术,为政府管理扁平化提供支持,从而优化政府职能。

  今年6月,浙江省依托浙江政务服务网上线了全国首个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包括浙大一院、浙大二院、浙大邵逸夫医院在内的超400家各级医疗机构上“链”。青岛近年来也推出了基于区块链底层算法、集成全自动化物联网系统的城市垃圾分类回收项目。贵阳、雄安新区也积极推进区块链技术在工程建设招标、财务管理方面的应用。

  “很多区块链从业者认为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和高度中心化管理的政府领域,是存在不可调和矛盾的。”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程浩认为,这是一种认知上的错误,“政府信用将会解决区块链应用中最大的瓶颈,政府区块链的应用会解决用户或者节点的身份验证问题。”

  程浩提到,电子政府的发展,正好为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个最佳的应用场景,会诞生很多生动的落地应用,甚至出现多个全民型区块链应用。

  同时,面对区块链的机会,各地地方政府也在抢抓先机,希望将区块链打造成当地的优势产业。目前,走在前面的有广州、杭州和深圳。

  据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29日,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印发《加速区块链产业引领变革若干措施实施细则》,鼓励设立10亿元规模的区块链产业基金,重点支持关键核心技术基础研究,明确每年将择优选择2个开展区块链公有链、联盟链建设项目的企业或机构,采取事后补助方式,按其实际投入研发经费的50%给予补贴。

  杭州则在很早前就提出要打造区块链之都。2017年4月,全国第一个区块链产业园落户在西湖区互联网金融小镇;2018年2月,杭州市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对于杭州而言,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等一批企业在区块链上的积累是其打造区块链之都的底气。蚂蚁金服曾表示,作为全球申请区块链专利数最多的企业,此前已经在跨境汇款、区块链金融领域有所实际应用。

  相对于杭州依托蚂蚁金服和阿里巴巴在金融、电商方面的区块链技术优势,深圳则拥有众多区块链领域的初创企业。智联招聘发布《2019年区块链人才供需与发展报告》显示,深圳是区块链人才需求量最大的城市。

    ToC还是ToB?

  在To C端,区块链的理想与现实还存在不小的距离。

  几年前,国内有一些银行敏锐地觉察到了区块链技术的前景,也找来一些专家讨论过如何通过区块链降本增效,但几年下来却都没有取得什么成绩。

  作为当时的参与者,华为中央研究院区块链顾问韩锋有深切的体会。他发现,按照现有的区块链技术,在很多金融领域降本增效都不可能。“原来银行就一两台服务器(就能处理),现在近一万个节点同时记账怎么可能提高效率,(还要)让银行弄几十台服务器,肯定增加成本。”

  在2019杭州云栖大会的区块链分论坛上,蚂蚁金服副总裁蒋国飞称,蚂蚁金服自主研发的金融级区块链引擎—蚂蚁区块链在技术上已经能够支持10 亿账户规模,同时,它还能够支持每日10 亿交易量,实现每秒10 万笔跨链信息处理能力(PPS)。

  但是相对于2018年双11支付宝峰值—每秒4200万次的请求来说,区块链的处理能力依然微弱。韩锋认为,如果分布式记账来处理双11的交易量是不可能的,永远都做不到。

  创新工场执行董事的王嘉平也提到,处于高速前进中的区块链技术长期面临着一个著名的“不可能三角”的技术瓶颈。“不可能三角”也称“三元悖论”,指的是区块链网络模型无论采用哪种共识机制来决定新区块的生成方式,都无法同时兼顾性能、安全性、去中心化,只能三者取其二。

  2018年,王嘉平的团队提出了一个名为“一氧化物 Monoxide”的方案,实现了“异步共识组”模型,可以将一个现有区块链单链的共识算法横向扩展 1000 倍以上。

  但是这个方案还是有局限的——虽然它提高了区块链的吞吐量,但本质上还是通过增加机器实现的,这就意味着增加成本;另外,这种方案也有上限,其性能并不能无限提升。

  时戳资本投资人章昱昕也认为,区块链在技术上还存在瓶颈,特别是效率和成本的问题。不是所有的行业都要用区块链去替代原有的技术。

  目前,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大多在公益领域,要找到切实落地的场景不是一件可以快速实现的事情,同时,它也不是一件着急就能完成的事情。

  “做一个简单的区块链应用很容易,但是要做一个有深度、专业级的应用却很难,这是区块链的一个现状。”蒋国飞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公链现在找不到很好的商业应用,公链的架构不适合互联网架构。

  相比区块链技术在C端的应用缓慢,在B端,它正在迅速地改造原有的行业,包括供应链金融、智慧医疗、智慧物流、跨境贸易等领域,区块链技术已经投入到了实际的运行。

  “我们坚信,区块链技术对于未来三年、五年商业经济的影响非常大,具有很大的想象力空间”,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此前曾强调,区块链在B端的价值巨大,“企业互联网到来,如何去建立企业之间的共识,企业区块链将发挥巨大作用”。

  蚂蚁区块链迄今已经落地了40多个应用场景,在公益、跨境汇款、小微企业融资、商品正品溯源,租赁房源溯源等领域均有涉及。

  腾讯于2015年就成立了区块链团队,并确认自研技术路线,明确做深做透应用场景。目前,其已相继落地区块链电子发票、供应链金融、智慧医疗、物流信息、法务存证、游戏等场景。

  平安区块链已在金融、房产、汽车、医疗、智慧城市等十多个应用场景中落地,区块链节点超过4.46万个。4月17日,平安金融壹账通承担的海关总署区块链试点项目——天津口岸区块链验证试点项目上线,成功实现了区块链技术在跨境贸易中的验证应用。

  华为近日申请的区块链专利“基于区块链的结算方法、区块链节点和客户端”也被媒体曝光。根据申请资料,这项专利主要应用在用户话单账单方面。据统计,华为终端有限公司和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共计申请过27项与区块链相关的专利。

  蒋国飞预测,在未来一年内,千万上链量日活的应用会逐渐出现 ,不过他也认为,千万日活的背后带来了巨大的技术挑战,不仅需要大规模网络性能,同时需要解决区块链数据的安全和隐私问题,也要解决计算成本的问题,跨链连接等核心技术问题。

  区块链行业期待一场技术革命。 

「 支持红色网站!」

澳门皇冠官方网站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澳门皇冠官方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皇冠澳门线上下注,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读毛主席的书

返回列表